南海七星彩论坛

媒体湖职
白玛央金和她的汉藏骊山”
日期:2019-08-06 15:19:02     作者:站长    来源:     点击数:109

白玛央金和她的汉藏骊山  

当廖恩乃、祝旭清从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里看到白玛央金正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时,两位老人喜极而泣。他们为“宝贝女儿”央金的成绩激动兴奋,一次次地盯着电视,寻找央金的身影。关于央金的新闻两位老人在电脑上一遍遍地重播。

在另一边,遥远的西藏日喀则谢通门县贡巴强寺,驻寺干部白玛央金也时常想念着并时常向身边的人提起她在西安求学时候的故事。

白玛央金,我校2008届纺织贸易专业毕业生。2008年毕业后考上了家乡日喀则地区的乡镇公务员。2011年,她成为西藏7000多名驻寺干部的一员,去到离家很远的贡巴强寺,一头扎进了尼姑庵,连过年都没有回过家。驻寺期间,她工作务实、勤奋、积极,为寺院和尼姑们解决了寺院加固维修、自来水管道安装维护以及尼姑看病住院等问题,同时,她的纯洁、善良与热情也感动了尼姑们,被尼姑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阿佳”(藏语“姐姐”)。她先后荣获日喀则地区2012年度三八红旗手、谢通门县优秀驻寺干部、优秀公务员和自治区级优秀驻寺干部、2014年西藏自治区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015年9月30日,习近平特别邀请来自5个少数民族自治区的13名基层民族团结优秀代表到北京参加国庆活动。白玛央金作为基层民族团结的优秀代表,受到习近平接见。

美好温暖的大学时光

在来我校求学之前,白玛央金和大多数藏族孩子一样,与外界汉族的接触非常少,她只会说很不流利的普通话,因为文化、语言、心理的差距,她一直认为汉族不好打交道。但是,在我校临潼校区四年的学习和生活,让白玛对汉族人的看法有了质的改变。在后来的驻寺工作中,当白玛看到,寺庙里的尼姑们和她以前一样,几乎和汉族没有交流,也不愿意与汉族人打交道,无法理解民族团结的内涵时,她就通过和尼姑们聊自己的求学经历、成长之路,聊她与汉族朋友、同事、同学的友好感情,在潜移默化中让尼姑们放下偏见。尼姑卓嘎在白玛的帮助下在当地的武警医院治病期间,就悄悄地告诉白玛:“汉族医生真好,和你平时和我们讲的一样。”

2004年,白玛央金考取了我校纺织贸易专业。初来学校的她,普通话很不流利,对于初次离家要和汉族同学相处的白玛来说,对汉族的不了解和语言的障碍让她内心不自觉地充满了距离感和顾虑。但是,希望能与大家交流的白玛还是千里迢迢为不认识的汉族同学们背来了牦牛肉等西藏的土特产。宿舍同学牛方说,刚来的白玛口音很重,内向腼腆,话也不多,但是却表现出希望快速融入大家的愿望,她经常主动找人说话,同学们有了困难,她也会主动帮忙。

在西安的汉族同学氛围中,白玛的普通话进步很快。随着语言障碍的渐渐消除,慢热的白玛开始展现出她的真诚、纯真、善良与热情。

白玛和宿舍同学张志芳是同一天的生日。过生日的时候,整个宿舍都会买来蛋糕,点上蜡烛,举行小小的生日聚会。直到现在,同学们送给白玛的礼物她都留着,白玛将这些小小的礼物都带回了日喀则的家,其中的一个许愿瓶里至今还放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你就像一颗星星,虽然光不那么强,但是却带给我们感动与温暖。

在大学学习期间,白玛所在的宿舍就是一个姐姐妹妹的大家庭。大家互相为对方打水打饭,有谁病了,大家陪着她去医院。哪个同学心情不好了,白玛就调皮地站出来,找各种借口请同学吃饭,缓解同学的坏心情和压力。谁月底没钱买东西了,大家就把钱放在一起用。白玛说,有时口袋里只剩几十元钱,她就和同学花几元钱坐着公交车,带着耳机一起听音乐,一直坐到终点再坐回来。有时大家会把剩下的钱买些零食,堆在桌上一起吃。那个时候的时光简单快乐,是她一辈子的财富。

宿舍同学张志芳2014年结婚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工作在五湖四海,她没有将结婚的消息告诉其他同学,怕大家长途跋涉辛苦。但她独独给离得最远的白玛打了电话,希望好朋友能来参加她的婚礼。在大学的时候,两个好朋友有个约定,就是结婚的时候,不管在哪里都要去参加对方的婚礼。白玛答应了。但是结婚时,白玛想尽办法,最终还是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到现场送上祝福。但是,姐妹间的情谊还是在那个美好的约定中延续。

白玛说:我非常幸运,我们宿舍特别好,我从没想过我能和汉族的同学们成为真正的朋友。

骊山脚下那个温暖的家

在白玛的汉藏情缘中,还有两个人让她终身难忘——廖恩乃叔叔和祝旭清阿姨。两位老人和白玛从素不相识到相识,互相给予了对方亲人般的体贴和温暖。

廖恩乃和祝旭清夫妇1970年到西安工作,住在西安临潼祝旭清工作单位的家属楼里。2004年,他们的儿子到法国留学并定居法国,两位老人的生活一下子空了下来。2004年8月底,两位老人在骊山爬山过程中,遇到了刚走出西藏独自来大学报到的白玛央金和她的同学嘎玛玉珍以及嘎玛玉珍的父母,几个人趁着新生报到爬骊山旅游。老人看到嘎玛玉珍的父母在夏天还穿着藏族的大袍子,满身是汗,就主动上前打招呼,提醒他们要注意防暑,要多休息多喝水,随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和住址,希望白玛和嘎玛在求学过程中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保持联系。

白玛和嘎玛回校后并没有主动联系旅游时偶遇的这两位临潼本地人,就在这段情缘将止步于骊山上的一面之缘时,两位老人把这两个远道而来的藏族孩子放在了心上。一个学期即将过去,没有孩子们的消息,他们就主动到我校来寻找。虽然不知道孩子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两位老人还是通过多方打听联系到了这两个藏族女孩,并在女生宿舍门口重新见到了白玛和嘎玛她们。老人邀请孩子们带上自己的朋友去家里做客认个门。几个孩子并没有马上答应,躲在一旁商量。老人们开始还以为白玛他们不愿意接受这突来的邀请,就在一旁等待商量的结果。后来才知道,几个藏族孩子欣然接受了邀请,他们只是在商量去叔叔阿姨家里的时候,一定要按照藏族的礼节,带上哈达、藏香等礼物。

后来,我校的白玛央金、嘎玛玉珍、达瓦潘多、达片,友校西安科技大学的拉姆次仁、王玲和西藏民族大学的格桑多布杰、才旦卓嘎等藏族的孩子,都在临潼受到了廖恩乃、祝旭清夫妇的照顾,尤其是白玛、嘎玛和拉姆,他们周末会去老两口家里,吃廖恩乃叔叔做的红烧肉,回学校的时候,叔叔阿姨会给大家带上一大包的饺子、水果和糖果等。母亲节、父亲节的时候,孩子们会给叔叔阿姨送花庆祝节日,他们还会围着教叔叔阿姨唱藏语歌。祝旭清说:当大家给她唱《慈祥的母亲》这首歌的时候,她感动得直落泪。

2005年的寒假,得知白玛他们放假因为路远没有路费回不了家,考虑到天气很冷宿舍没有暖气,过年孩子们一定很孤独冷清,廖恩乃、祝旭清夫妇就邀请孩子们来家里住。白玛他们就真带了行李搬到了叔叔阿姨家。家里不大,是老式的单位家属楼,但是特别温暖。几个孩子就挤在一张大床上睡。夏天人多的时候,还要打地铺。白玛说:“叔叔阿姨起得早,每天都要爬山锻炼,每天天不亮就会叫我们起床和他们一起去爬山,我们去了几次就懒得起不来了。等我们起来,叔叔已经准备好了豆浆、稀饭、包子、油条等早餐。暑假的时候,叔叔阿姨在冰箱里塞一大堆冰淇淋,管够我们吃。上学期间,我们基本每周都去家里吃饭,叔叔会准备一大桌的菜,知道我们喜欢吃肉,每次都炖一大盆红烧肉,特别香”。

祝旭清指着放在又当卧室又当客厅的屋子床前简单的老桌椅告诉我,白天,孩子们就围坐在这张桌子旁一同看书学习。到了吃饭时间,大家又围坐在这张桌子旁一起吃饭。孩子们学习很认真,家里也充满了热闹的气氛。

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包饺子,准备年夜饭,一起看春晚,大家一起给远在西藏的亲人打电话祝愿幸福吉祥。白玛说:“在叔叔阿姨家里的农历新年和藏历新年一样让人觉得温暖,有家人的感觉真好。叔叔阿姨还给我们每个人包了300元钱的红包。”

祝旭清说:“白玛这些藏族孩子心底善良单纯,也很勤快。我们老两口退休了没事,身体也好,总想多为他们做些什么。做饭洗碗洗衣服我们都想包干,就想让孩子们吃好休息好,安心在家读书。但是,白玛他们每次都抢着洗碗,我们不让他们洗衣服,他们就把自己锁在卫生间里洗,非常懂事”。

祝旭清将孩子们写给她的信件都收藏着。这些信被认真地夹存在杂志内页里,拿出来时还是崭新的样子,虽然祝旭清会经常翻看,但是这些信纸一点都没有经常翻看的破损痕迹。祝旭清将信打开,一字一字念给我听。其中一位曾在叔叔阿姨家里寄住的孩子在信里说:“叔叔阿姨,很想念那个自由、美好、不拘束的家。在家里的日子,就像在梦里一样,我们一刻都不愿离开,怕睁眼幸福不在。有机会我们一定回家”。

白玛说:回到西藏后,我时常想念叔叔和阿姨。但是因为忙工作,都没能回去看看叔叔阿姨,也没能为叔叔阿姨做些什么,感觉很内疚。

但是祝旭清说:我们不求孩子们的回报,他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生活又不适应,在我们这里,他们的父母都会很放心。我们也很放心在法国的儿子,因为我们觉得他身边也会有很多善良的人。白玛他们在的时候,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欢乐,这就够了。

现在的两位老人,依然住在那个温暖的小窝里,依然过着安稳富足的生活,也依然积极主动地自己创造机会去帮助身边的人。祝旭清经常在华清池景区做义务取景拍照和讲解员。她把华清池当做自己家的后院,摸索了一套哪个景点在哪个角度能拍出好照片的规律,她每天就守在不同的景点前帮助游客免费拍照。她的热情举动引起了部分游客的疑虑,但是曾经接受过她志愿服务的游客,对华清池、对西安人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廖恩乃叔叔今年已经74岁了,2008年,在他67岁时,他曾经登顶玉珠峰6178米处。现在,廖恩乃老人经常参加马拉松跑等活动,用积极的心态和简单、健康的生活方式为身边的人注入正能量。

白玛和她的几个藏族小伙伴和两位老人在西安临潼的这一段汉藏情缘,让听到他们故事的人都心生温暖。我们也许会怀疑,在这样一个成天充斥着负面信息能量,一个我们自认为缺乏安全感,缺乏信任、体谅、关爱的社会里,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但是它确实发生了。对于白玛央金来说,因为工作的繁忙和地域的限制,没法经常回来看望叔叔阿姨,再回到临潼的家里睡一晚、吃一顿红烧肉,但是感恩会永藏心底。而且,这种知恩图报已经不是对某几个人的涌泉相报,而是在自己能及的范围内去帮助更多的人,把曾经有幸得到的信任、体谅和关爱,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这也许才是感恩的真正内涵。

现在,白玛就带着她心底的这份感恩,正在将爱传递到藏区更多的人那里。汉藏情缘,大爱中国。(张琪)

\

白玛央金(左三)作为基层民族团结的优秀代表受到习近平接见

\

白玛央金与廖恩乃、祝旭清夫妇合影

\

白玛央金班级毕业留念照

  • 友情链接 :
  • 友情链接